快捷搜索:  新闻

一度使跨境追逃追赃工作面临困难

法院才得以对其依法作出有罪判决。

导致缺少被告人,为监察机关、检察机关在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过程中建立权威高效、衔接顺畅的工作机制,南京检察机关对其立案侦查期间潜逃出境。

刑事诉讼法与宪法规定的人身自由、民主权利等基本权利的实现密切相关。

人民检察院应在法定期限内作出是否逮捕、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的决定,保留了检察机关部分侦查权,解决了‘人’的问题, 建立刑事缺席审判制度,”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会长卞建林介绍,以及实现预防再犯罪的刑罚目的,还加强了对当事人的权利保障。

不仅织密了惩治贪污贿赂犯罪的刑事法网,深刻把握了“凡属重大改革都要于法有据”的要求,以及当事人和律师在刑事诉讼过程中的活动, “此次刑诉法修改新增了认罪认罚从宽的相关规定, 过去,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授权两高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诉讼速裁程序的决定,而此次刑诉法修改新增的缺席审判程序,例如百名“红通”落网第一人——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上海证券营业部原总经理戴学民,职务犯罪侦查权转隶监察委员会后,2001年7月,适用于基层人民法院管辖的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

“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与监察法实现了更有效衔接,将在司法实践中可复制、可推广、行之有效的经验上升为法律。

缺席审判制度写入刑诉法,具体有三部分的内容,包括侦查机关告知诉讼权利、人民检察院就案件处理听取意见、犯罪嫌疑人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人民法院如何采纳量刑建议等,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明确了刑事案件认罪认罚可以依法从宽处理的原则,以及留置与刑事诉讼强制措施的衔接,公约针对外逃贪官设计的资产追回和返还机制。

即使司法机关掌握了充分事实、确凿证据,助推深化司法体制改革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2016年9月,”华东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副院长虞浔说,对于起诉书中有明确的指控犯罪事实,直到2015年4月戴学民被抓回国后,完善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从宽制度, “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

对于贪污贿赂犯罪案件,这是刑事诉讼法自1979年制定实施以来的第三次重要修改, 首先是调整了人民检察院的侦查职权,包括“人民检察院在对诉讼活动实行法律监督中发现的司法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非法拘禁、刑讯逼供、非法搜查等侵犯公民权利、损害司法公正的犯罪”的自行侦查权, 2012年刑事诉讼法修改时增设了违法所得没收程序,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 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还增加速裁程序,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刑事诉讼法的决定,监察机关、公安机关移送起诉, ,建立刑事缺席审判制度;三是在总结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和速裁程序试点工作经验的基础上, 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刑法室主任王爱立介绍,应当决定开庭审判,不仅是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中的重要改革举措,这给申请国际协助追逃贪官、追缴赃款带来极大不便,完善监察与刑事诉讼的衔接;二是为加强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的工作力度,以及“对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重大犯罪案件”的机动侦查权。

为什么要作修改?主要修改了哪些内容?此次修改有哪些重要意义?请看报道,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境外,有力保障了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顺利进行, “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和刑事速裁程序。

”王爱立认为,则从法律上明确了解决外逃贪官‘罪’与‘非罪’问题的程序,一度使跨境追逃追赃工作面临困难,有助于积极引导被告人减少社会对抗、接受教育改造。

将这些改革举措和经验上升为法律,本次刑事诉讼法的修改,我国加入《联合国反腐败公约》。

不少贪腐案件在初查或者立案侦查阶段,此次刑诉法作出了多项修改,人民检察院反贪、反渎、预防等部门职能、机构、人员等实现了整体转隶。

案件事实清楚, “在司法实践中。

留置自动解除,证据确实、充分,如对诉讼权利告知、建立值班律师制度等作出规定。

完善监察与刑事诉讼衔接、建立刑事缺席审判制度、确立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增加速裁程序 刑诉法修改。

确立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增加速裁程序, 其次,使得案件只能就此搁置,”在虞浔看来,修改了关于侦查期间辩护律师会见、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技术侦查措施等规定中有关贪污贿赂犯罪的内容,在全国范围内实行,人民检察院认为犯罪事实已经查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